深圳远达精密机床有限公司

我国端面磨床四大生产基地,专业生产卧轴磨床、立轴磨床、龙门程控磨床

0755-87112058
新闻动态

拜登政府怎么重新定义美中经贸关系?

发布时间:2021/1/29
  拜登政府表示,美中两国正处于激烈的竞争之中,美国需要“战略耐心”并将联合盟友,找到应对我国挑战的措施。
  而在此之前,我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对世界经济论坛发表的视频讲话中呼吁推动“多边主义”,通过协商合作,以解决目前人类面对的各种难题。他还不点名地批评美国特朗普政府对我国采取的政策只能导致分裂和对抗。
  拜登时代的美中经贸关系将朝何方发展?双方是否有望重启贸易谈判?华盛顿与北京发出的最新信号是否意味这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直接的经济和科技对抗将会持续?
  美国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经济系荣休教授文贯中认为,拜登政府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延续特朗普政府的对华经贸政策,但会强化“多边主义”与盟友的合作来对付我国的挑战。
  美中各自主张多边主义
  文贯中说:“原则上,拜登跟川普的对华政策在经贸上没有特别大的变动。就是说,他认识到我国是美国的一个主要的、长期的、战略性的竞争对手。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认为两届政府是一致的。但是具体做法上面,我自己认为拜登政府第一,会强调耐心,因为很多政策不一定一两年、三四年就能够见效。远达,会强调多边,川普在这一点上有缺陷的。拜登政府会发挥自己的长处,他因为比较容易团结其它的盟国,一起来告诉我国其它国家的一些诉求,希望我国能够改变自己在经贸上的一些行为。我自己在想,因为我国现在也在主张多边,这是多边对多边,慢慢就会有一个阵营化的表现出来,但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讲座教授谢田表示,从拜登政府的经济团队人选来看,比如贸易代表提名人戴琪(Katherine Tai)、商务部长提名人雷蒙多、财政部长耶伦,美国对我国施加的压力有可能会放松,而这是令人担忧的。
  拜登经济团队是否会放松对我国的压力?
  他说:“ 她大概会继续川普总统已经实现的《美墨加协议》,但是在其它方面,实际上拜登的策略已经透露出她可能会放松对我国的制裁,比如关税战。还有商务部长雷蒙多说他会使用他掌控的全部工具箱,但是现在我们还不清楚他这个工具箱里到底有什么,或者会用什么。耶伦女士当过白宫经济顾问,也当过美联储主席,现在是财政部长,经验非常丰富。但是她的立场认为我国是我们的战略竞争对手,我认为这个是非常错误的。她完全没有意识到我国是美国以及自由世界最大的威胁。这个威胁已经不是迫在眉睫,已经在严重地伤害你。所以耶伦指出拜登政权要倾向于从原来川普的单边谈判施加惩罚这个政策上一概偏离。这样实际上就是说不会继续对我国施加惩罚,不会对我国威胁进行强有力地应对。这必然会给美国带来非常严重的威胁。”
  贸易谈判可能着眼于结构性改革
  文贯中认为,未来拜登政府将很有可能启动与北京新的贸易谈判,主要着眼点将是推动北京深化经济的市场化改革,解决美中贸易中的结构性问题,而不只是拘泥于贸易逆差的问题。因此,文贯中表示,拜登政府决定维持对我国商品的关税是正确的选购。
  他说:“川普只是执政了四年,他本来的计划是一揽子的一个贸易谈判,就是不但要削减美方的贸易赤字,更主要是要改变我国的经济制度和经济结构,使得结构性的两国之间的贸易逆差能够变成对美国有利,着重点还是在我国经济制度进一步的市场化,进一步地开放。这一步后来没有完全实现。所以只停留在关税这一部分。我认为拜登政府不会马上把关税取消,因为关税正好是一个有力的武器。如果你先把它取消掉了,你再如何去谈判所谓结构性的制度性的改变呢?这个会暂时保留。但是不是每一项都要像现在这样保留呢?当然还要取决于美国企业家的感受和老百姓的感受。这点美国政府跟我国政府是有区别的,经常要取得民众和企业家的感受。所以是如果伤自己伤得太重,它当然会有所调整。”
  必须警惕北京企图分化美欧关系、然后各个击破
  在拜登政府提出的要联手欧洲盟友共同应对我国的立场上,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表示,美国要警惕北京再次使出分化美欧关系、然后各个击破的惯用伎俩,反而是过去特朗普政府“极限施压”的手段更为奏效。
  他说:“川普执政外交跟欧洲盟友的合作实际是非常有效的。朋友可以是朋友,但是你要付钱买单,其实就这么简单。对我国问题的态度上,我们也知道我国一直在采用各个击破的方针。它要化解欧盟,离间欧盟各国之间的关系。突破以后,它要实现从欧洲购买军火或高技术这些目标。美国当然很清楚,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也一直在斡旋。我觉得他们已经很有效地对我国实施了遏制,保养了欧洲主要民主国家的联盟。比如在华为问题上,5G问题上,成功击退了我国。现在拜登提出的跟欧洲国家联手的政策,我觉得只能放松川普原来实施的压力。使得欧洲国家可以能逃脱就逃脱。我们都知道,事实上他们尤其是德国、意大利跟我国的关系都非常紧密,不排除受到我国的一些压力。”